推荐资讯

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的护卫告诫的说道你们一定要保护小王子的安全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10:27 浏览:
 妖族统帅连忙小步的迎了上去,“坑爹的闺女啊,你不是走了么,怎么又回来了?"
 
    “你们忙,我有点私事~!”将老爸推向一旁,快步的来到自己的控制台前。
 
    “这里可不是家啊,是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地方么?”心中虽这样嘀咕着,但是却不敢说出来啊,她身后还有家里那头母老虎撑腰呢!
 
    只能向一旁观望的人,喝道,“都注意自己的工作,不要东张西望的。那个谁谁,还有那个谁谁,再乱看,这月的工资就没有了。”
 
    而这边,牛魔天如获至宝一般疯狂的向自己住地冲去,还没进门就大吼道,“快,快将我的披甲战靴统统拿来。“
 
    一旁的仆人不明所以,不知道今天少爷为何会如此的高兴,连忙的将披甲战靴拿了出来。
 
    一边小心的伺候着,一边轻声的问道,“少爷,这是要去那里啊?”
 
    牛魔天高兴的摇头晃脑,看着白痴一般的看着那仆人“当然是上边啊,不知道上边正在打仗么!”
 
    那仆人不解的问道,“可是少爷原本不是不愿意参加的么,怎么现在又如此急匆匆的要去啊!”
 
    “说着就来气,如果不是妹喜那妖女,恐怕现在我还被母亲骗着呢!”牛魔天叹气的说道,“原来听母亲的话,以为上边只是小孩子般打闹的游戏,谁知道其中居然有这么多的强者。”
 
    转头看了看四周,小声的说道,“而且啊,我告诉你,都是真的拼命厮杀啊!那血肉模糊,那个自爆现身,真一个激烈刺激啊!“
 
    一旁的仆人担忧的提醒着,“哦!可是,可是会不会有危险啊!”
 
    牛魔天斗志高昂的说道,“他们人族不是有句话么,叫什么来着。嗯,对了,大丈夫就当厮杀在沙场之上,要不马革裹尸而回要不满载荣耀而归。“
 
    “可是"
 
    一边开门,一边说道,“没什么可是的,我这走了,记得等我走后,给我母亲说声。”
 
    可是这声一道愠怒的声音响起,“什么事情,要别人对我说啊!”
 
    牛魔天心中霎时一惊,门口此刻正站着一道妇人的身影,正好拦在他的面前。尴尬的说道,“妈,你什么时候来的啊!”
 
    母亲扯着他的手在房中坐了下来,“从你大呼小叫的时候就在这了,你这是真要去那里?”
 
    牛魔天点头的承认,“嗯!”
 
    “不出不行么!”
 
    牛魔天坚定的说道,“不行”
 
    眼见儿子满脸的坚毅之色,她知道不来硬的是不行了,大声喝道,“这可由不得你,管家将王子锁在屋中,没我的命令那里都不许去!”
 
    牛魔天牛脾气上来,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望向管家和仆人断然喝道,“谁敢!”
 
    母亲一把将其握在手中,大怒的喝道,“还反了你了~!”
 
    “我,我"牛魔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样,只好在地下一躺撒泼的大叫道,”不让我去,我就死在这里。“
 
    “咳~!”儿子是老娘的心头肉,看着在地上哭闹不已的牛魔天,心中顿时一软道,“天儿,先起来再说。”
 
    这一招几乎是百试百灵,已经戳中母亲的软肋,他怎么会轻易放手呢,”不,你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。“
 
    一旁的管家眼见主母的脸色已经有些缓和,心中一时犹豫不觉,知道此时自己必须给他们母子两各找一个台阶下。
 
    连忙上前说道,“主母大人,几人王子殿下想要去锻炼一下也未尝不可,毕竟这是在咱们的地盘,又有法阵的守护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。”
 
    但望到主母仍带着一丝寒气的脸色,又连忙说道,”但是为了王子殿下的绝对完全,咱们可以多派一些守卫陪伴身旁,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。“
 
    望着地上的儿子说道,“如此也好,你要出去可以,必须有护卫陪伴!”
 
    牛魔天双眼转动,心中暗思这已经是母亲的底线了,免得再生变故,连忙卖了一个乖,站起来同意道,“就按照母亲说的办。”
 
    心中却想,“跟着可以,只不过到外面怎么办就得听我了。”
 
    管家对着数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的护卫,告诫的说道,“你们一定要保护小王子的安全。”
 
    可是回头之时,原来站在身旁的小王子已经快跑的没影了,急的连忙大声叫道,“小王子,你慢点。”
 
    话还没交代对护卫交代完,只能说道,“你们,还不快去。”
 
    而他自己在府中尚有事要办,自是不能跟在身旁,只能心中暗自祈祷,“可别出什么乱子啊!”
 
    :。:
 
 第一百六十五章 下水道
 
    灰
    木流云只能劝慰的说道,他们在此地战斗之中本就消耗巨大,如果再不补充些营养的话,身体是吃不消的,毕竟他们还没到传说中“昼吞日精,夜食月华”的境界。
 
    身上神晶之力散发的元灵之气,虽能隔绝臭气刺鼻的气味,但眼前这满目的污秽之物却实实在在的漂浮在那里,自己实在无法假装看不见。
 
    即便闭上双眼,心中也是一阵阵的难受之感,浑身不自主的起一层鸡皮疙瘩。勉强将药丸吞入口中,那种感觉简直比吃毒药还要难受。
 
    恢复好的几人开始寻找着出路,顺便为下次的攻击做着准备。上边暂时是没法露头了,只能看着能不能从这下水道中寻得一条出路。
 
    好在这黄丹城的地图早已存储在各自的光脑之中,现在调出来查阅即可,仔细的探查间,猛然惊觉,“这下水道整个是互通的,也就是说他们如果能够忍受住的话,可以通过这地下网络到达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。“
 
    灰暗的下水道曲折蜿蜒的伸向远方,似一张巨大的蛛网平铺在黄丹城的地下。
 
相关阅读